职工教育服务热线:4000123318

职工私家书评一等奖 | 七日人生

七日人生我们在家人欣喜的盼望中降世,可曾试想自己的人生会被定义在这个社会里的哪个阶级?又会以何种结局结束自己的一生呢?——题记在《第七天》这本书里,作者余华通过描写死去的杨飞被通知去殡仪馆火化自己尸体...

1637717456105366.png

△《第七天》图书封面

我们在家人欣喜的盼望中降世,可曾试想自己的人生会被定义在这个社会里的哪个阶级?又会以何种结局结束自己的一生呢?

——题记

在《第七天》这本书里,作者余华通过描写死去的杨飞被通知去殡仪馆火化自己尸体的七日见闻,带领我们透过主人公杨飞的双眼,走进那些和他的生命有所交集的人的人生里。全书有两个方面值得我们沉思,一个是无色无形却能在不经意间产生并悄然改变我们一生轨迹的执念;另一个是我们穷极一生都无法回报并持续失去的情感。

一、欲望黑洞

弗洛伊德的名言中提到:“人类是充满欲望并受欲望驱使的动物”。书里描绘了两段爱情故事,一段是主人公杨飞与前妻李青的爱情,另一段是鼠妹与伍超的爱情。真心相爱的他们为何会悲剧收场?已婚的李青自认为身边有更好的选择而离开杨飞,膨胀的欲望得到短暂的满足后,因后续衍生的麻烦,她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鼠妹和伍超因生活里种种的物质诱惑而爆发争吵,最终因为伍超买了一部山寨手机送给鼠妹,鼠妹自认为自己的情感被欺骗了而选择自杀。而伍超为了给死去的鼠妹买一块墓地让她得以安息,卖掉了自己的肾,最终也因感染恶化而亡。

本是两段佳缘,最大的败笔却在于他们抵不住生活随处可见的诱惑,金钱与名利可能意味着更好的生活,但是一旦欲望超出自己的承受能力,自己便会被欲望的黑洞反噬。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诱惑的社会,每个人都会因自己的所缺而时刻面临着诱惑,有的人渴望婀娜多姿的身材,于是一日三餐成了诱惑;有的人生活富足却渴望权利,于是官名成了诱惑;有的人名利双收却渴望更多的金钱,于是金钱成了诱惑;有的人良缘已结却渴望更好的选择,于是出轨成了诱惑。显而易见,诱惑是随着我们内心的欲望而产生的,欲望越大,诱惑的吸引力越强,莎士比亚说:“欲望犹如炭火,必须使它冷却,否则,那烈火会把心灵烧焦”。如何去“冷却”我们的欲望呢?

只需改变我的视角,把仰望他人的视角转为平视的视角,发现自身已拥有的小确幸。没有婀娜多姿的身材,但感恩四肢健全,身体健康。没有官名权利,但感恩社会太平,能吃饱和暖......

如果李青能欣赏杨飞的踏实,给彼此一点时间,两人共同努力创造未来,她也不至于草草断送自己的人生。如果鼠妹和伍超能多留意彼此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便不会因外界的风吹草动而咄咄相逼酿成悲剧。社会的诱惑是常态,纵欲是本能,节制才是成就我们的才能。张弛有度的欲望可以帮助我们在感受生活的平凡美好之余,更进一步。

二、一世亲情

每当阅至主人公杨飞与养父杨金彪之间的故事时,总令我对“视如己出”有了新的认识,不是亲情胜是亲情。正所谓祸福相倚,从火车上不慎掉落的杨飞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因为,能为人子女是件何其幸运的事情,凡事有父母牵肠挂肚,生病有父母无微不至照顾,人生迷茫有父母循循教诲......

杨金彪是一位铁路工人,意外捡到了从火车上掉落的初生儿杨飞,从此便认定他为自己的孩子,他一生不婚,凭一己之力培育杨飞长大成人。杨飞虽不是杨金彪所生,但他甘愿为杨飞付出一切,当杨飞还小的时候,杨金彪天天上铁路工作也要把他背在身上照顾他的吃喝拉撒;一人分饰两角,像父亲一样赚钱养家,像母亲一样为杨飞学习织毛衣、换尿布;当杨飞想去见生身父母时,杨金彪二话不说掏出所有积蓄给他买西装,然后还借钱为杨飞买四季的衣服,自己仍旧穿着破旧的铁路制服;当杨金彪发现自己身患绝症时,为了不拖累杨飞而选择不辞而别......

杨金彪像每位伟大的父母一样拥有无私伟大的胸襟,但令我久久不能平复的是,从本质上来说,其实杨飞对他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22岁的他明明拥有无限可能的人生,但他却选择收养杨飞,像完成使命一般对杨飞视如己出,牺牲自己的一生只为他。

 毕淑敏曾写过:“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随着岁月的流逝,父母已追不上我们的脚步,所谓的一世亲情,是父母用他们的一生,给予儿女一世的温情。能为人儿女何其幸运,且行且珍惜。


作者:江佳宜

工作单位: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侨怡一街15号侨怡幼儿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