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教育服务热线:4000123318

农民工“弃保”不仅是“移动”问题

农民工“弃保”折现,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数年前,东莞制造业低迷之际,还曾出现返乡农民工排队退保现象。对此,仅仅一句“短视”不足以概括全部真相。“短视”、“从众”的现象固然存在,但农民工决不是傻子。...

  农民工“弃保”折现,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数年前,东莞制造业低迷之际,还曾出现返乡农民工排队退保现象。对此,仅仅一句“短视”不足以概括全部真相。“短视”、“从众”的现象固然存在,但农民工决不是傻子。人都是理性的,其决策、行为受到预期的支配,当预期乐观时,他就愿意为未来舍弃部分现在的利益;相反,他就宁愿折现,损失部分利益,也不愿意为未来埋单。试问,现行的社保制度又给了农民工多大的信心?个人缴纳、企业缴纳的钱,谁来保证若干年后,农民工能拿回那些钱,而不被CPI吞噬殆尽?

  更多的人将农民工“弃保”现象归咎于社保的“碎片化”,移动、转保、接续的困难,这也只是部分原因。社保画地为牢,各自为政,与农民工“候鸟式”生存状态格格不入。一旦离开打工地,又无法成功转保的话,企业缴纳的部分就化为乌有,企业损失巨大,自己也没有任何得益,这笔“买卖”实在不划算。人社部2008年8月就表示要出台接续方案,似乎到今天仍然没有理顺。

  退一步说,就算移动问题解决了,农民工就愿意缴纳社保吗?未必。按相关规定,农民工的社保个人缴费比例为4%~8%,如果交齐养老、医疗、失业、工伤、女工生育五项保险,合计费用占到了工资总额的40%左右。不说40%,哪怕8%,对于月收入普遍只有2000多元、处于“养家糊口”状态的农民工来说,也是一笔沉重的负担。今天饭都没吃好,谁会管明天喝什么?

  解决农民工社会保障,除了在技术层面,完善社保政策,克服异地转移的种种障碍;在预期方面,夯实社保大堤,提升农民工对社保的信心之外,更重要的途径在于,从收入的角度,提高农民工群体的整体收入水平,让他们有足够的“闲钱”可以为未来打算。通过经济转型升级,增加产业利润,让企业有能力为农民工支付较高的薪酬;给群体赋权,让农民工有与资方讨价还价的能力,而不只是作为“人口红利”而存在;通过释放城镇化红利,譬如土地入市等,让农民工分享发展成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